北京时时彩开奖查询
您現在所在的位置:首頁» 新聞網» 品讀校報» 正文

北理工的她,萬千角色都是你最美的模樣

供稿: 黨委宣傳部 韓姍杉、王朝陽、吳楠、戴曉亞 攝影: 黨委宣傳部、受訪者本人提供 編輯: 王朝陽
(2019-03-08) 閱讀次數:
【字號  大

【編者按】婦女是物質文明和精神文明的創造者,是推動社會發展和進步的重要力量。在北理工,女性支撐起學校發展的“半邊天”,為學校“雙一流”建設貢獻著自己的力量。在第109個“三八”國際婦女節到來之際,我們帶來6位北理工女教職工愛國、奮斗、追夢的故事,她們在各自的崗位上書寫著新時代的精彩華章。

姜春蘭:彈藥專業值得我用一生去研究

  武器彈藥、爆炸毀傷……這些歷來是男性的領域里,一直鮮少有女性身影,然而在北理工的校園里,機電學院教授姜春蘭從事兵器科學技術領域的研究卻已經近40個年頭了。1983年,姜春蘭以優異成績考取碩士研究生,并于1986年留校任教,從事爆炸理論與技術的教學和科研工作。1998年,36歲的姜春蘭成為課題組負責人,兩年后她被評為教授。

  多年來,姜春蘭帶領團隊在彈藥技術領域辛勤耕耘,不懈追求,先后主持完成多項國家及省部級重點科研攻關項目,獲得近30項國防發明專利授權,多項研究成果應用于我國彈藥武器裝備的研制中。其中,由她主持完成的“某串聯攻堅系統技術”獲得2015年國家技術發明二等獎。

  彈藥研究是一項艱苦的工作,時常要進行野外試驗,姜春蘭常年奔波在學校與合作單位、試驗靶場之間。無論嚴冬酷暑,姜春蘭的足跡遍布太行山脈、渭水之濱、北國森林、戈壁大漠,她用實際行動在男性居多的軍工研究領域展示了巾幗風采。

  野外實驗條件艱苦,但姜春蘭并不覺得,“每次去靶場,我都特別渴望看到我的設計到底是怎樣的一個結果。爆炸后的現場,在外人眼里是一片廢墟,而在我們眼里那是我們攻關后的成果”。在姜春蘭眼中,在國防軍工行業里,女性一樣可以優秀而出色。

  “我年輕時也曾常常想,女孩應該怎么樣?應該做什么?”但對現在的姜春蘭來說,性別不再是思考的重點。“三十歲以后,特別是承擔了重大任務后,需要帶領團隊一起攻關、需要同時和多個企業協作,當責任與使命壓在肩頭上的時候,經過一點一點的磨練,人的潛力會被激發出來,你就會覺得自己越來越強大,越來越自信。”

  “一個人能把工作跟興趣結合起來,真正熱愛、投入到自己的工作中,是一種幸福。在我看來,彈藥行業值得我用一生去學習去研究的領域。”多年來,姜春蘭不僅為國家的和平以及老百姓的安居樂業默默做著貢獻,也在自己的工作中收獲了滿足、充實和快樂。

李暉:交叉融合,創新就要直面挑戰

  “在眾多的榮譽中,我最看重的是首屆T-more優秀教學獎。這是我2003年來到北理工后,作為教師獲得的第一個獎項,這是一種認可,更是一種激勵。”16年來,化學與化工學院教授李暉秉承著“科學研究支撐一流教學,一流教學的核心是一流的教學內容”的理念,致力于高等教育國際化的改革與實踐,她堅持雙語教學,堅持科研與教學緊密結合,將化學領域中的國際前沿研究領域、最新科研成果、公眾普通感興趣的熱點問題結合到教學中,這也使她的“線上首秀”《走進晶體世界》成為了北理工的第一批國家級精品視頻公開課。而這門課的背后,則是李暉在“X-射線晶體學”領域扎實的研究積累,運用物理學的理論與方法去研究物質的微觀世界,學科交叉,充分展示化學的魅力,除了激發了化學專業學生的學習熱情,更吸引了信息、統計和物理等專業的學生參加到學習中來。

  配位化學是李暉的主要研究領域,該領域與超分子化學、生命科學、材料學、工業催化等學科交叉融合,交叉融合帶來新成果、新方法和新思想,這都讓李暉十分享受這種“新新向融”的過程。當然,這也意味著更多的挑戰,但李暉一直告訴自己要“勇于跳出舒適圈”。

  2013年,李暉在國家留學基金委資助下赴美國西北大學弗雷澤·司徒塔特(Sir Fraser Stoddart)課題組開展學術研究。弗雷澤·司徒塔特是國際有機超分子化學和納米科學領域最杰出的科學家之一。

  雖然有機超分子化學對于李暉來說并不是長項,但是李暉認為自己擅長的配位化學與超分子化學結合,一定會碰撞出創新的火花。果不其然,在研究中李暉成功地將無機多酸分子與有機環糊精分子組裝成為超分子組裝體,不僅解答了一個長期以來化學家們感興趣的問題,并運用X-射線單晶衍射技術對該超分子組裝體的結構進行了詳細的研究。最終,該成果發表在國際頂刊化學期刊《美國化學會志》上,直面挑戰的李暉也得到了弗雷澤·司徒塔特等美國同行的贊許。2016年,弗雷澤·司徒塔特獲諾貝爾化學獎,2018年,在李暉的介紹推動下,他也成為了北理工的顧問教授。

  “能為學校不斷做出貢獻,是我的榮幸,現在我作為求是書院的責任教授,將會在不斷學習與進步的基礎上,為北理工培養一流人才。”2018年開始,李暉又有了新的角色,也有了新的奮斗目標。

張景瑞:把我得到的愛與真誠,奉予你們

  航天可謂是“硬核”科技中的代表領域,而北理工宇航學院女教授張景瑞則在其中有所建樹。在她愛國、奮斗、追夢的故事中,幾位師長成為她前進路上的燈塔。

  1998年,張景瑞赴法國皮卡迪大學留學,獲自動控制專業博士學位。1999年,中國駐南斯拉夫大使館遇襲,讓年輕的張景瑞下定決心,回國工作,將自己所學奉獻給祖國的航天事業。“愛國敬業,踏實做事,是我的老師常對我說的話,尤其是我在哈工大時的碩士生導師,他也曾留法,卻也總鼓勵我像他一樣,回國工作,為祖國培養航天人才。”

  2004年,張景瑞來到北理工工作。回想入校之初,張景瑞對宇航學院的劉藻珍老師滿懷感激之情。“當時,我正在申請北理工優秀青年教師擇優二次資助計劃,劉老師看到我的申報材料,不僅肯定了我的研究思路,還關心的詢問我人手夠不夠?令我意外的是,她當場表示可以將自己的一位直博生安排給我,協助我開展科研。當時我還沒有獲得博導資格,這位優秀學生的協助,確實幫了我的大忙,現在這名同學也已經成長為一名航天領域的骨干人員。不僅如此,劉老師還鼓勵我們年輕人凡事要有積極進取的態度,失敗了不要緊,但不爭取就一定不會成功。”

  遇到好老師是一生的幸運。已經桃李芬芳的張景瑞,又將來自老師們的愛,傳遞給了自己的學生和團隊的青年教師們。無論是學習還是生活,只要遇到困惑,她都歡迎年輕人到她的辦公室聊聊天、談談心。張景瑞認為立德樹人是教育的根本,導師的作用絕不僅僅是幫助學生解決一些學術難題。“我總是告訴他們多數人可能沒有條件‘愛一行干一行’,但是應該做到‘干一行愛一行’;我告訴他們工作中要多動腦、多動手,不要怕吃苦……我從不與學生空談這些道理,而是作為一個‘過來人’‘知心人’、用得自前輩和自身經歷的具體實例與他們對話。曾有個2007級的本科生,畢業后在自己的大學回憶錄中,專門設立一章寫我對她的影響與啟發,這種被學生認可的幸福感是無法替代的。”

劉芳:教書育人是我最大的幸福

  6個教學班,240余名同學,每個班級每周上一次課,請問任課教師多久能認全所有學生?外國語學院劉芳教授給出了答案:2周。如此高效的“認人功力”并不是因為劉芳有過目不忘的天賦,而是來自她的“死磕”勁。

  “為每位同學拍照,課后對著照片和名字一個一個記憶,有時候做夢都在考自己,這已經成為我每年的必修課啦。”劉芳笑稱。這樣的用心之舉,僅僅是劉芳提升教學效果的諸多方式之一。

  1993年,劉芳來校任教,開始了與北理工的不解之緣。多年來,她深耕教學一線,成果顯著,以第一完成人獲國家級教學成果獎一等獎,主持教育部第一批大學英語教學改革示范點項目,作為國家級精品課程的主要負責人并參與國家級精品教材建設,獲評北京市教學名師……除了這些榮譽,還有一項成績讓劉芳最為自豪,那就是近四年她主講課程的平均評教成績達到了97.3,最高成績達到99.43。作為公共基礎課,能獲得學生們這樣高的評價,被學生所喜愛,劉芳十分欣慰。

  做好老師,上好課,是劉芳心中最樸實的追求。“授課之初,我就一直在琢磨,如何圍繞學生實際的語言使用需求,讓大家在學習中提高思考辨析、學術交流、團隊合作等綜合能力。”2017年,劉芳為了給學生上好更有深度和難度的《學術用途英語》,在自己授課的英語教學班創新舉辦英語學術論壇。在劉芳的引導下,班上的學生們展現出了巨大的熱情和出色的能力,成立組委會,發出邀請函,收集、篩選論文摘要,策劃、統籌論壇流程……,論壇上學生們表現精彩、討論熱烈、思辨交鋒,讓論壇氣氛高潮迭起。“做老師最幸福的事是身邊永遠是朝氣蓬勃、陽光向上的孩子們。只要用心為他們搭建一個平臺,他們回報的永遠是無限的驚喜……”這是劉芳在微信朋友圈里的一段長長留言。

  不論何時,能為學生的成長提供幫助,就是老師最大的滿足。時隔6年未見,北理工2011級測控專業的苗原,給自己曾經的大學英語老師劉芳的郵箱里發了一封郵件,劉老師一如既往迅速并暖心的回復讓師生之間不僅重新建立聯系,也讓苗原感動不已。

  “我收到苗原信的時候,腦海里馬上顯現了這個學生課后與我交流的場景,雖然現在我們身處兩個國度數年未曾聯系,但是依然很親切。作為一名普通的大學教師,我的工作也許沒有那么轟轟烈烈,但是我認為自己的工作很值得。”采訪過程中,劉芳總是將值得、滿足、開心掛在嘴邊。從教二十多年的她,始終在雕琢著自己的每一堂課,讓愛滋潤著每一個學生的心。

余碧瑩:能在北理工奮斗,真好!

  “你看,你們中國的霧霾又飄到我們這兒來啦。”正是這句同事的玩笑話,讓當時在日本開展能源環境領域研究的余碧瑩堅定了回國的決心。2013年,PM2.5成為中國氣象的預警指標,中國的霧霾問題引起了國際關注。“我當時聽到這句話的時候很是痛心,就想著一定要早日回國,用自己的所學為祖國能源環境研究出一點力。”2015年,余碧瑩結束了在日本6年的學習和工作,回國來到北理工,成為了管理與經濟學院的一名特聘副教授。

  懷著報國的熱忱,回國后的余碧瑩爭分奪秒、潛心研思,不敢有絲毫懈怠。“對于一個高速發展的中國,每一點小小的進步,都可能帶來翻天覆地的變化。”2018年,年僅32歲的余碧瑩獲國家優秀青年科學基金資助。同年,她在Nature Energy上發表的論文被遴選為Nature期刊亮點研究(Research Highlights)。

  “我只是北理工眾多不懈奮斗的科研工作者中普通一員,也許只是比較幸運,還要感謝學校和同事們的幫助與支持。”初到北理,辦公用房、研究生招生指標……學校快速落實人力物力等各項保障條件,為余碧瑩工作的順利開展提供了有力支持。“北理工有非常濃厚的科研學術氛圍,我所在的能源與環境政策研究中心就有很多優秀人才,大家主動給予了我很多幫助,平時經常互相交流、探討,我能在這樣難得的平臺上,與一群如此優秀的同事共事是我的幸運。”而學校“愛才、惜才、容才”的環境也給了余碧瑩極大的鼓舞:“北理工是一個很溫暖的地方,每個人都把她當家一樣在建設。”在余碧瑩心中北理工早已經是自己的家,“即使我們全年都要面對很高的工作強度,但每天來到學校都覺得很自然、很愉悅,就像回家一樣。”每次看到主樓的紅毯被踩歪,余碧瑩總會下意識地去彎腰理正。

  作為一名老師,余碧瑩最看重對學生的引導,“很多學生剛開始對科研沒有概念,入學后我總是會帶他們參觀我們中心的國家能源模型集成平臺,通過這個平臺的模擬,可以讓學生感受到各種關鍵因素會對國家能源系統或者環境系統產生如何影響。通過這種直觀的啟蒙,學生不僅直觀建設了科研的概念,還能明白我們的研究能為國家社會做出怎樣的貢獻,懂得科研工作者的責任。”

  除了學業上的指導,余碧瑩也是學生們的“知心大姐姐”,辦公室里的藍色沙發已被學生們坐得微微下陷,在這里,“余姐姐”已經記不得傾聽安撫過多少位困惑迷茫的學生了。“學生就是我們的孩子,教育學生不僅是學術上的,還有思想和心靈上的。”余碧瑩笑稱自己跟學生在一起總是充滿母性,“我們中心許多學生都在我這張沙發上掉過眼淚,幫助學生堅定戰勝困難和挑戰的決心,才能培養他們成長為德才兼備的人才,這對他們一生來說都是受益匪淺的。”

  “我還年輕,能在北理工繼續奮斗,能培養更多的高水平研究型人才,真好!”

郝佳馨:能幫助學生解決問題,我很開心

  2017年7月留校工作的機械與車輛學院女輔導員郝佳馨,在旁人看來,還是個工作不到兩年的新手,孰不知,“郝導”已經是一個有著近6年輔導員工作經驗的“老手”了!

  2013年,郝佳馨本科保資留校擔任輔導員,研究生學習階段擔任兼職輔導員,畢業留校后仍然從事著輔導員的職業。無論作為哪種身份的輔導員,郝佳馨對學生無微不至的關愛始終未變。6年扎根北理工的沃土,她從一名“新兵”做起,鉆研工作,奮斗奉獻,在輔導員的崗位上,追逐著自己的人生夢想。

  談到“為什么選擇輔導員這個職業”時,郝佳馨坦言到:“能幫助學生解決問題,我很開心。”小明(化名)曾是郝佳馨帶過的一名學生,郝佳馨逐漸發現他總是閉鎖心扉,不愿與他人交流,出于職業的敏感性和責任心,郝佳馨積極與小明真誠談心,發現他已經患上抑郁癥。郝佳馨及時與家長進行溝通,商討解決辦法,并陪同家長帶小明去醫院積極就診。無微不至的照顧,深深打動了小明,他積極配合治療,病情逐漸好轉,最終得以痊愈,繼續完成學業。

  “作為輔導員,把握學生的思想特點和自身需求,科學實施個性化指導,‘用心’是關鍵。”在和學生的溝通交流中,對于一些少言寡語、性格內向的學生,郝佳馨總會選擇相對獨立的空間進行談心,營造安全感,并站在學生的角度,對其學習和生活給予更多的關心和關愛,慢慢建立彼此之間的信任,進而發現并針對性地幫助學生解決問題。面對性格活潑的“小鮮肉”們,郝佳馨則會提前下足功夫,做好功課,了解學生們感興趣的話題,找到共同語言,迅速融入其中,掌握學生的思想動態,做好學生的思想引領。

  引領學生樹立正確的價值觀,幫助學生解決問題,服務學生成長與發展,郝佳馨用自己的熱愛與真誠,溫暖每一位學生,發揮著輔導員在人才培養中的重要作用,在北理工建設中國特色世界一流大學進程中不斷作出自己的貢獻。

“女神節”到了,聽聽來自北理工“男神”們的表白!


 
 

(審核:肖雄)

分享到:
新浪微博
騰訊微博
開心網
人人網
豆瓣網
分享到: 微信 (備注:需要通過手機等移動終端設備進行分享)
分享本則新聞
請掃上方二維碼
北京时时彩开奖查询